埃及神主第四百一十六章战乱营养

埃及神主 第四百一十六章 战、乱

长空浩荡,大雨滂沱。请大家品天上阴霾沉暗,但电闪雷鸣,霹雳震耳,毁灭的气息充斥在天地之间,一如整个生命源星上此时纷飞的战火。

这颗星辰被命名为第九天星辰,浩大古老,资源丰沛,生机勃勃。

第九天星辰处于从东域外围往内围推进的要害位置,若是能够控制这颗星辰,便可占据极大的战争主动权。以此星本报讯(赵新培)针对明年拟实施“单独二孩”政策而可能出现的生育高峰,北京市卫生局昨天表示,将扩增产科床位比重,加大急救设备配备。目前本市一年可承担分娩量26万人,基本可以满足本市孕产妇需求。辰为依仗,进可攻退可守。

战争已经在第九天星辰上持续了多日,期间攻防惨烈,星上一座座城池皆是几经易手,双方反复争夺,胜负难分。

此刻是下午时分,但天色黑暗的宛同夜幕深降,瓢泼大雨一刻不停,闪电刺目,雷鸣震天。

这时的第九天星辰上,原本秀美闻名于东域的绮丽景色,早就被破坏殆尽,到处都是厮杀争斗,许多地方的情景,有如人间地狱,残尸遗骸,血流成河,触目惊心。

不独是一些城池范围内,包括荒野之地,长空之上,都有双方的修者在争逐厮杀,上演着一幕幕杀伐情景。

山峦在崩塌,大海在咆哮,天空上雨水和烈焰共存,双方的强者分别纵控水火之力,似乎要将万物毁灭。

这一番杀战,几有焚天煮海之势......

同时,在第九天星辰之外的太空里,也是战火纷乱,敌我双方的行空器物,例如楼船,星空飞殿,遮天巨兽等等,都在和搭载着暗影部众的死宫飞殿,激烈碰撞。

此时,天外太空中的战场上,塞伯坦灵活有如游鱼,穿插在众多交战的船舰和死宫飞殿的空隙间,迅速接近着第九天星辰。

塞伯坦内,方邃和钟十三。以及赵天昼,乌彦博各个神色肃穆的关注着舷窗外太空中的情景。

“方队,我们稍后怎么行事?”赵天昼双目闪闪的询问道。

方邃早有准备的道:“天昼你和乌彦博依托塞伯坦为基地,率领新加入队里的那七八个青年,轮番去太空里参战吧,让他们也见见血腥。我和十三则深入第九星辰。”

钟十三穿一身鲜艳的血色甲胄,周身煞气冲霄。早就做好了迎接大战到来的准备:“方头儿,咱们该走了。”

――――

在第九天星辰最大的第九汪洋上。有一座建造在八根天柱之上的巨城――天神海城。

这座巨城下的八根柱子,号称定海神柱,根根都粗的宛如传说中的擎天雄峰,柱子下半截深深扎入海底,顶端浮出海面,托举着纵横三千里的天神海城,场面之壮观,堪称世间奇观。

由于天神海城是第九天星辰上的第一主城,重要性不言而喻。因此围绕着这里展开的激战,敌我双方高手尽出,战斗尤其激烈。

轰!

天雷滚滚,震耳欲况就可以感受到;第二聋。

在距离天神海城外数百里的无边汪洋上,此时正有一个身穿天青色法师袍的青年,纵控海水化作一条威凌无匹的蛟龙,立于其头顶。

那蛟龙显出闹海之能。驮负着青年,威势赫赫的在汪洋浩海上奔跑,踏波逐浪而行。

无疑,这青年能以水化灵,惟妙惟肖,踏浪疾奔。充分显示出他超卓无匹的魔法能力。然而其嘴角血痕不断溢出,显然受伤不轻。

在青年身后稍远处,还有一支暗影小队紧追不舍。

青年稳稳立在魔法蛟龙头顶,目闪怒意,回头瞥了身后急追不舍的暗影部众一眼,冷然自语道:“这么一支由四阶统领执取得不俗的成绩掌的暗影小队,就敢来追我过东山。真是惹人厌烦。”

过东山口中低语时,忽然回身,探手斜指苍穹,霎时间手上迸发出盛烈的魔法光芒,力量涌动,交感天地。

他口中又急又快的吟诵出低沉悦耳的咒言。

下一刹那,苍穹上显现出慑人的异象。

天壁陡然裂开,出现一条连接天外虚空的深暗通道,从中滚落出一颗硕大的陨石,轰然砸降下来,顿时就将追在他身后的一小队暗影部众,一个不留的砸入了海下。

而怀登是支持该法案的。 随着天降陨石的坠落入海,海面上翻起万丈惊涛,大浪滔天。

这支追杀过东山的暗影麾下部众,转眼死伤殆尽,血水染红了海面。

然而,就在此时过东山面色忽变,双目锋芒乍现,转头看去,在百丈开外的位置,虚空中侵染着一抹黑暗。那黑暗迅速蔓延,拉伸出一个身着狰狞甲胄的暗影魔将。

六阶魔将――撒天。

“过东山你手段不错,怪不得能在我的追杀下,一路从天神海城跑到这里......倒是不枉我亲来杀你。”撒天目光睥睨,悠然开口。

纵然是面对六阶的暗影魔将撒天,过东山仍是不显惧色,反而抿嘴笑了笑,撸起了袖子,随后.....回身就跑。

“还想逃?”

撒天哂然冷笑,身形幻灭,鬼魅般迅速拉近着和过东山之间的距离。

在过东山面临生死之危,被撒天亲自出手追杀的时候。

方邃和钟十三正穿过第九天星辰的大气层,一路落降,刚刚踏足地面。

两人正要继续赶路,忽然双双面色微变,一起眉头微皱,看向远处的天空。

同一时刻,在东域的另一颗生命源星上,五方域的一些各大势力的高层人物,正在进行着一场会议。

这场会议由诸多大势力派遣代表共同参加――天庭,众神殿,诸天联盟,太古部落,火焰深渊,法师协会,巫师协会.......等等等等。

“......我的意见是,不能再往第九天星辰增兵了,焉知这不是暗影生物的又一次诡谋,目的是把我们的大量精锐吸引到第九天星辰上,真正的意图很可能是准备趁我们抽调了兵员的时机,对别的生命源星展开战略突袭?我们的着眼点,不能只盯住第九天星辰,要从全局出发。”

说话者正是来自诸天联盟高层的连家老者。

此老眸光熠熠,凛然端坐,双目环视全场百余位强者。一派指点江山的从容神色,慨然诉说着自己的意见。

他话罢端起面前一个圆润碧绿的杯子,轻抿了一口其中烟雾蒸腾的绿色液体,动作间不紧不慢。

宗政作为诸天联盟派遣来到东域的另一高层,也出席了这次会议,斜着眼睛瞥了一眼不远处的连家老者,心中暗叹。想起方邃临走时说过的一句话:

“我们五方域的联军,始终存在着一个极大的隐患。便是我们的实力虽然不弱于暗影阵营,但我们的实力是分散掌握在各大势力手中,这些势力互不统属,为了各自的利益,皆有自己的打算,这就造成了在临战时力量无法彻底发挥,难以快速反应,体质臃肿。

反过来说,暗影阵营却只有一个声音。令行下达,绝没有犹豫不决的情况发生。

对比起来,当双方的战线真正铺开,许多需要灵活调遣部众,快速反应的战斗出现时,我们就要未战先败了。若是暗影生物蓄意针对我们的弱点布局,我们的联军便有被分散开来。逐一击破的大危险。”

这时的第九天星辰上,每一刻都伤亡惨重,连家老者说话之际拿捏作态的模样,在宗政看来便有些厌恶,让他莫名的想起方邃这番话。

其实五方域的弊端,就算方邃不说。在座这些高层,无一蠢人,大多都能看得出来,只不过知道归知道,深陷局中,这却是个无法解决的难题,让各大势力联合出兵还可。但若是想让其他人把全力系数交出来,统一部属,以便于解决上令下行的问题,那是万万不会有人同意的。

宗政轻轻闭目,下一瞬却又霍然睁开,目光扫过在场的过百强者,沉声开口道:“我不管大家怎么想,我掌管的诸天破军部,已经在昨日派出,前去增援第九天星辰。此次会议若是仍旧只为了探讨是否需要增援第九星辰,那就恕我提前退出了。”

宗政只能以此来表达心中不满,话罢愤然离场。

“宗政你如此急于派出部众,无非是想争功而已,小心算计错误,把你的部众在第九天星辰这个绞肉场上消耗干净了,嘿嘿!”

连家老者在宗政往外走时,传音冷笑道,宗政置若未闻,步履坚定的离开。

连家老者暗暗忖道:“等你宗政的实力耗干净了,也就是我连家发动的时候,定要将你在联盟内的位置打下来......哼,愚蠢之辈。”

另一边,方邃和钟十三刚刚落足到第九天星辰之上,意外就兀然而至。

二人同时转头看去,但见一抹光芒从远空中披靡飞驰而来,一道声音远远传来:“方邃,早料到你会来第九天星辰凑热闹,追查你的行踪倒是花费了我不少力气,好在你终于还是被我捉了个正着,今日你还准备像上次一样逃掉?”

方邃眉头轻皱,已经从话音中听出来者是谁。

――――

第九天星辰波澜壮阔的汪洋之上。

轰然炸响。

一块直径庞大如山脉的陨石再次从天而降,然而撒天不闪不避,一拳轰出,黑气如龙,破碎长空,居然将整块陨石打碎。

霎时间,苍穹中宛若下起了陨石雨,或大或小的石块纷纷崩落到海中,甚至引起了小范围的海啸,溅射的海水仿似喷泉,浪花四射。

“你怎么不跑了?”

撒天魔将见过东山选择回身作战,停止了逃跑,开口戏谑道。

过东山长发飞飘,衣袍随风,猎猎作响,轻笑道:“接下来跑的可未必是我。”

“呵,凭你难道还想让本魔将逃跑?”撒天魔将语含轻蔑。

撒天话音初落,蓦地有另一道声音在虚空中响起,淡淡接道:“不只是凭他,还有我哩。”

就在这句话落下的同时,惊变倏起。

ps:阅读愉快~未完待续。

输卵管堵塞输卵管堵塞治疗费用
安阳白癜风专业医院
上海治疗男性功能障碍费用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