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岁的着名作家李敖年初刚刚传出罹患营养

已经82岁的着名作家李敖年初刚刚传出罹患脑瘤的消息,近日又在治疗期间感染急性肺炎,病危入院治疗,一度住进加护病房,甚至医生已给其子李戡下了病危通知书。

李敖

已经82岁的著名作家李敖年初刚刚传出罹患脑瘤的消息,近日又在治疗期间感染急性肺炎,病危入院治疗,一度住进加护病房,甚至医生已给其子李戡下了病危通知书。不过他的经纪人郑乃嘉透露,目前李敖病情已经好转,并转至普通病房休养。

李敖之子李戡近日发布文《李敖在鬼门关前走一遭》,对父亲此次发病过程做了详细记述。文中提及,李敖最近正接受放射线治疗脑瘤,为了消肿服用了不少类固醇药物,导致免疫力下降,感染急性肺炎并一度恶化。“澳方特别表示几分钟后,一张粉红色的病危通知书交到我手上。医生建议立刻插管,我马上签了字。接着紧握他的手,对他说要‘熬过去’。爸爸跟着我念了一次,然后被推进了楼上的神经重症监护室。”幸好经过数日治疗后,李敖病情好转。

李戡欣慰地说:“我们聊了很多事情,爸爸不时露出微笑。他的笑容和过去一样,始终是那么的自信和真诚”,并称,“经过这次事件,我也坚决相信生死有命,爸爸肯定能撑过这一关……这11天,是25年来我和爸爸感情最深的一段日子。我亲眼见到他顽强的斗志与毅力,陪着他度过生死交关的日子。我为这么一位了不起的爸爸感到骄傲”。另据其经纪人介绍,李戡目前在英国读博士,不过固定每隔三四个月都会回台湾一次,这次也是恰巧返台,并非是因李敖病危才特地赶回来。

据悉,李敖近年来身体一直不是太好,201 年患上前列腺癌,2015年就曾感染过急性肺炎,去年年底又因左腿行走不便去医院检查,结果诊出脑部肿瘤。虽然医生说是良性肿瘤,但被经纪人称为“一向爱吓人”的李敖却告诉媒体他得的是恶性肿瘤,最多只剩 年可活。“肿瘤长在脑子里就是恶性的!长在脑子里多可怕,脑部结构这么复杂。”因年事已高,李敖无法接受开刀手术,所以一直采用电疗和药物治疗。据李敖说现在脑瘤症状主要是会影响吞咽,吃饭时容易呛到,呛得严重就可能窒息。

李敖对于生死问题看得很开,今年4月接受香港媒体采访时,他还谈笑风生,自称是个快乐的人,“假如死的话,绝对会很快乐地死掉”。李敖还主动透露,他死之前想要去一趟北京,以自己收藏的100多件藏品在北京办一个“李敖收藏流台文物回归祖国展”,其中一半藏品在展览之后会捐给图书馆或者其他机构,如钱穆、胡适等人写给他的信。他说:“这些收藏品本来是在祖国大陆被发现的,然后流到台湾,被我阴差阳错买到手里,我收藏着。有一部分不捐,是要卖掉的,不过卖掉还要有条件,比如你们老板来买,他就要赞助我这个北京展览。我不是很有钱的人,可是有机会让这些藏品阴差阳错落到我手里,我要半卖半送,让它们回到祖国。”

附:李戡 《李敖在鬼门关前走一遭》

“过小日子,做大事业”这八个字,是爸爸在鬼门关前走一遭后,对我说的话。

今年初,爸爸接受放射线治疗脑瘤,为了消肿,服用不少类固醇药物,结果导致免疫能力下降。疗程结束后,不巧得了肺炎,住进医院,还没痊愈就急着出院,没人拦得住他。回到家两天,又觉身体不适,只得再回医院。经过这么折腾,本已好转的肺炎再度恶化。两周前,爸爸连咳痰的力气都没了,必须由护士用管子伸进鼻子抽痰,难受无比,爸爸非常抗拒,结果病情再度恶化。再过几天天,开始发高烧、浑身冒汗,每天清醒时间越来越短。

我在5月14日早上六点抵达台北,立刻赶往医院。当时爸爸在昏睡,怎么叫都没法完全清醒,当护士来抽痰时,我抓着一只手,他反应非常剧烈。二十五年来,我从没听过爸爸那样呻吟过。人工抽痰危险性极高,若抽不及时,一口痰卡在气管,则有窒息可能。过了不久,果然发生这个情况,我在病房外头,见到房间警报响起,几位护士医生推着急救车进房间。几分钟后,一张粉红色的病危通知书交到我手上。医生建议立刻插管,我马上签了字,接着紧握他的手,对他说要“熬过去”,爸爸跟着我念了一次,然后被推进了楼上的神经重症监护室。

爸爸的几个朋友到了医院,陈文茜阿姨、魏峥院长都来了,医生说恐怕撑不过去了,要做好心理准备。下午我进加护病房,爸爸的床位在一角落,边上全是机器和点滴,身上插满管子,护理师说情况稍微稳定,但仍需密切观察。爸爸仍在昏睡,我到他耳边说了几句话,离开时忍不出哭了出来。护理师留了我的号,若有紧急情况,将立刻通知我。离开病房后,我没有时间感伤,当务之急是稳住妈妈的情绪。回家后,妈妈叫我绝不能想不开,我说我肯定由于风向标太多不会,反过来叮嘱妈妈同样的话。晚上我躺在床上,思绪万千,真不敢相信这几小时发生的事情。我已做好最坏打算,想着之后该如何应对各种事物,想累了就睡着了。

一早我去了医院,本以为爸爸仍在昏睡,没想到他是醒着的,这真令我始料未及。由于插着呼吸管,不能说话,但可写字,我到之前,他已写了一句话给护理师看“结束你们对我的谈话”。简要交流几句后,我就离开。出了病房,我又哭了一次,这次是喜极而泣,我真想不到他能这么快醒来,且意识清楚。尽管如此,爸爸仍未脱离生命危险期,最担心的是其他器官受到感染。所幸接下来几天,情况逐渐好转,呼吸功能慢慢复原,第五天(18号)中午拔掉呼吸管。同时,身体各项发炎指数逐渐下降,第七天(20号)医生评估脱离了生命危险期,待时机合适,即转回普通病房。

这段时间,爸爸的听力和理解能力丝毫未减,插管那五天,他只能听,不能讲,双手还要绑在护栏上以防触碰呼吸管,非常折磨人。爸爸不想让人进来看他,只让我进来,有次文茜阿姨进来,没一分钟就被爸爸赶出去了。爸爸的好友刘长乐想来探视,也被他谢绝了,爸爸在板子上吃力的写下“长乐吾兄”四个字,我就让他休息,不再写下去了,他想说的,我全都明白,随后我就打给刘老板了。我认为陈文茜和刘长乐是爸爸最重要的两个朋友,前者是他的知己,后者是他的伯乐。他们对爸爸的关心,令我感动备至。

这段时间,我使劲的鼓励他,让他保持斗志,坚持下去,他都听进去了,经常点头表示同意。有时没话找话讲,结果言多必失,第二天我说了句“爸爸我很爱你你知道吧?”他双眼睁大瞪我,估计心里想这儿子怎么说出这么肉麻的话。爸爸的心态一直很好,拔掉呼吸管后,护理师让他说自己名字,爸爸说“我叫王八蛋”,把大家都逗笑了。由于喉咙需要休养,我开始限制爸爸发言句数,直到昨天,才让他随心所欲的讲话。我们聊了很多事情,爸爸不时露出微笑,他的笑容和过去一样,始终是那么的自信和真诚。

这次爸爸能“置之死地而后生”,陈文茜阿姨功劳最大。爸爸住院时,坚决要我呆在英国,不准回来,甚至写字条,说要我回来,就和我翻脸。文茜阿姨察觉到情况有异,12号晚上突然心神不宁,给我打了语音,建议我立刻回台。我本计划14号傍晚到台北,但也跟着感觉心神不宁,于是订了清早抵达的机票。结果当天中午,爸爸就出现危急情况,幸好我到的及时,签了几张同意书,又在爸爸休克前,给了他坚持下淘宝进入家装O2O领域去的动力。要是我傍晚才到,一切都晚了,这一连串巧合,想起来真是惊险万分。医生们说爸爸命大,文茜阿姨说他是“九命怪猫”。经过这次事件,我也坚决相信“生死有命”,爸爸肯定能撑过这一关。

今天下午一点半,我跟着爸爸病床回到了普通病房。这十一天来,我进出病房三十次,对人生有了新的体悟。当一个人被推进了加护病房,再多的金钱与权力,都换不到更好的医疗照护,唯一能指望的,就是自己的身体与求生意志。我对爸爸说,我绝不浪费时间,追求大富大贵,而是专心做学问,享受天伦之乐。爸爸听了很满意,于是说了“过小日子,做大事业”这八个字。这十一天,是二十五年来我和爸爸感情最深的一段日子,我亲眼见到他顽强的斗志与毅力,陪着他度过生死交关的日子,我为这么一位了不起的爸爸感到骄傲。

(:王怡婷)

我们以后也会受益。”电子科技大学大一新生仲亮则认为

安庆看白癜风去哪里
长春医院哪家治疗妇科好
石家庄治疗男科医院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