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傲邪战尊第一卷重生傲嚣性张狂第四十三章戏

傲邪战尊 第一卷 重生傲嚣性张狂 第四十三章 戏演过了

肖明锐挥了挥手臂,吵杂声立刻消失无踪:“我们学院一向仁厚教学,今日就给战逍遥一个机会。如果炼制不出,哼,当众做检查,然后开除,立刻离开学院。”

议论声顿时鼎沸。

肖明锐满脸得色,极其蔑视的说道:“下面请战逍遥上台炼制,哼,药、丸。”

战逍遥面色平静,在几万名学员的注视下,平静的走上台去。

战逍遥长发一甩,微微一笑:“学员们,学院管理层一向自以为是,时时刻刻教训我们,自以为做不到的事情,就认为无人可做到。

我今日,就要让学院知道,什么是天外有人天外有天。”

其余武教和学员们再度耻笑,马上就要被开除的狂妄小子,死到临头了还要大放厥词。

秋日的艳阳,极为炎热。

王志勇早已不耐,直接开口骂道:“傻逼,白痴,装腔作势,等你被开除了,老子找人揍死你。”

战逍遥面色平静,眼神坚毅:“炼制不出药丸,我会立刻离开学院。

但是我若能够炼制出药丸,学院教务处副处长肖明锐将当众向我道歉,并连续道歉三次。

同时,我要做学院炼药协会会长。”

狂妄、自大到如此程度,断处长和肖明锐,已经没有了丝毫的情绪。

连同一众武教和教习在内,都只是不断耻笑和怜悯的摇头不语,已经默认了战逍遥提出的条件。

因为二灵珠水准根本就不可能炼制出药丸,答应不答应又有什么区别。

战逍遥双目一凝,快速的挑选着药材。

整个校场议论声渐弱,俱都仔细观摩起来。

很快一份下品‘回血丸’的药材已经挑拣完毕,一些懂行的老武教,看出了些许门道,惊诧不已。

人群中一身灰衣的江亚子,抿了一口酒壶,好整以暇的看着战逍遥。

战逍遥目不转睛,全神贯注,一手拿过药碾子,将几株药材丢入其中,快速的碾磨起来。

不一刻药粉已经碾磨完毕,战逍遥将药粉小心翼翼的倒入‘流砂碗’中,在滴入少许‘凝晨露’。

二灵珠五重修为的灵能运转右手轻抚在‘流砂碗’上,灵能豁然探放而出,左手快速的将药粉搅拌成药团。

“啊!他、他、他,竟然二灵珠了五重,这、这,怪不得如此嚣张。”

一高年级学员,忍不住张口惊呼。

所有的武教、连同管理层都傻了,谢飞燕早已收起了轻视之心,一双冰冷的眸子眨也不眨的盯着战逍遥。

肖明锐满心紧张。

王志勇面颊一阵惊恐、慌乱,实在没有想到战逍遥很强,短短几个月竟然二灵珠五重了。

如此妖孽的学员,才开学几个月而已。

所有的工序都很顺利,药团已经倒入了丹丸的模具之中。

战逍遥精神力探放而出,感受着药团的属性:‘回血丸’下品。

此刻的校场,雅雀无声。

懂行的满面耻笑。

火炭的质地也是极品,灵能掌控是关键。

战逍遥神情专注,点燃鼎炉底部火炭。

顷刻鼎炉下端火焰熊熊,架入药团,灵能微微运转,一丝灵能侵入鼎炉,灵能再将加热挥发出的药效倒逼回药丸之中,小心的烘制。

断处长早已收起轻视之心,虽然知道战逍遥断不可能炼制的出药丸,可是那挑选药材的眼力,炼制药材时的手法和专注,都充分说明了,战逍遥绝逼是一个极其有天赋的炼药师。

虽然只是修为不足,可炼药经验绝逼是老手。

断处长满面的欣喜。

学员能有如此奇绝的学员,实乃学院之大幸,纵然这小子狂妄,但也配得上狂妄的资本。

必须好生调教,委以重任,光复修武学院有希望了。

武教、教习、学员们神色各异。

懂行的满面震惊之余,更是万分钦佩。

这小子太专业了,手法和药理知识,绝对超越了药师水准。

经过一个时辰的烘制,一阵药香散发而出飘荡而起。

肖明锐疑惑了:“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呢?绝对不是药丸。”

肖明锐面色铁青,脸色一阵慌乱。

牙龈一咬,正欲上前强行打断。

一旁的断处长言语冰冷的说道:“我们看错了就是看错了,当面道歉又有何妨。

如此绝佳人才,必须留在学院,再说这小子的话语根本没错,是我们的思维固化了。

你若出手干预,别怪我不顾同事情面。”

肖明锐面色极其阴冷:“二灵珠根本就炼制不出药丸,断处长难道就仍由这小子大闹学院不成。

闹腾教务处也罢,竟然耽误众多学员在太阳下炙烤,白白浪费一上午时间。这学员必须开除。”

断处长面色一凝:“你敢当面和我叫嚣?”

肖明锐气息一耿,满肚子憋闷。

战逍遥凝气静神全神贯注,开盖、夹取药丸、封装、灌入瓷瓶,一气呵成,只是在开盖之时故意耽误了一会。

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功败垂成在此一举。

唐婉儿明明也知道,即使二灵珠修为炼制不出药丸,可此刻也因为过度关心和紧张,额头竟然全是汗水,此刻大气都不敢喘,双眼只是牢牢的盯着战逍遥的动作。

战逍遥心里很是明白,这里不是‘时空之匙’,没有浓郁灵气的涤荡,未使用四灵珠的灵能炼制,根本就炼制不出丹类药物。

在开盖之时,接触到了一丝空气,下品药丸立时变成了极品散类药物。

什么品在惊险与刺激中亲近自然、释放压力。然而阶都无所谓了,战逍遥放下了瓷瓶。

一位一身灰衣的白发老者,口中含着一口酒水,竟然忘记了吞咽,呆呆的看着战逍遥,满眼热切。

虽然失败了,可战逍遥熟练的动作,令人惊诧,没有十几年日夜不辍的练习,断不可能这般熟练;

虽然没有炼制出药丸,谁也没有再轻视战逍遥。

秋日的天气说变就变,天色突然就用来一团团浓厚的乌云。

一阵阵轰然的雷鸣和闪电,突然就响起。

那声势宛如几个月前通宵响彻学院的九霄云雷一般。

断处长朗声说道:“之前我和肖处长都极为不齿,以为这名学员是购买的极品药丸,诓骗我们。

这位中年级12班的学员,战逍遥用自己的实力向学院证明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代表学院管理层,在此郑重的向这位学员道歉。”

战逍遥有些呆滞,实在没有想到断处长竟然是一位如此光明磊落之人,这样的人简直就是凤毛麟角。

断处长光明磊落的,走到战逍遥身前,就欲弯腰低首。

肖明锐一声耻笑:“慢着。”

三角眼一吊“药散就是药散,极品也罢,始终是药散。没有炼制出药丸,必须开除出学院。学院的尊严可不是拿来开玩笑的。”

断处长脸色一凝:“副处长,你好大的架子,如此资质优异的少年,你难道看不出么。枉你身为学院高管,竟然只顾及自己的颜面。你这是公报私仇。”

观礼台上几名管理层人员,立时站立起来,纷纷指责肖明锐,还有一部分却静坐不动。

战逍遥满脸微笑,浑然不在意自己即将被开除。

目光一一扫过,将这些人的样貌牢记在了心里。

战逍遥长发一甩,:“断处长,不用替我求情。我今日如此,也就是和各位告别的。我打算休学一年,即使被开除也罢,我无所谓。”

“什么?”

一众武教和学员傻了。

断处长蠕动着嘴唇:“你、你这是何必呢?”

战逍遥大声说道::“断处长为人光明磊落,我深感钦佩。但是我主意已定,无需再强行挽留。”

战逍遥心头暗骂:乃乃的戏演过了,那就让闹剧变成一出悲情剧吧,再把我的形象提拔的伟岸一些,嘿嘿。

转过身看着一众学员,战逍遥微微一笑:“112宿舍的舍友们,12班的学员们,中年级班的各位学员。

我们朝夕共处五个月、是五个学期,近三年时光,我很庆幸认识你们。

所有修武学院的学员们,不论以前发生种种不愉快,我们毕竟是一个学院的学员。我从不记恨你们,我想请你们记住,我战逍遥不是废材。

我也相信这短短几个月,你们一定永远不会忘记战逍遥这个名字。

12班的学员你们听着,我战逍遥是你们的老大,如果你们认我做老大,谁都不许相送。

各位学员,以后我们江湖再见。”

战逍遥长发一甩,直接朝学院大门方向走去。

磅礴的大雨说来就来,除了动物们自然长得快。”山东省动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的廉爱玲研究员解释说部分高管和肖明锐,股荡起气劲抵御大雨之外,连同王志勇在内都没有任何一名武教、学员躲避砸落的雨水。

王超哽咽了,似乎突然明白了什么,可一时又想不透。

周刚满面担忧:“老大、他,干嘛闹腾教务处啊,这、这可如何是好?”

罗子骑,满眼热泪张口大喊:“留下、留下、留下。”

唐婉儿泪眼婆娑,跟着呼喊声,朝着战逍遥走去的方向,大声呐喊。

一行行清泪,混着雨水,顺势而下。

12班的学员被感染了,纷纷张口大声呼喊。

整个学院的学员大都被战逍遥强势的表现,和12班学员所感动。

即使战逍遥如何狂傲,至少没有刻意欺辱他人。

曾经的废材,一飞冲天,却要被学院强行开除。

本就叛逆期的学员,除了王志勇、杜汉山、谢开元、张谢毅等一众,此时哪个不是热血沸腾。

齐齐张口呐喊。

响彻整个学院的呼喊声,震彻天际。

身在屋里的凤霞舞,也听到了呐喊声,缓步走出了宿舍,一开房门,脚下的一堆瓷瓶呈现眼前。

苍白的面颊,忽然有些呆滞。

拿起一个个瓷瓶,嗅闻着:“极品回血丹、避毒丹、通络丹……”

像是忽然明白了什么一般,凤霞舞不顾磅礴的雨水,飞掠向校场。

所有人都齐齐的注视着一个挺拔、飘逸远去的背影。

凤霞舞飞掠到校场,只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那背影越走越远,每一步踏出都溅起一蓬水花。

一股莫名的刺痛,猛然袭来,凤霞舞征在原地,死死的咬住嘴唇,任凭眼泪无声的滑落。


加盟茶叶店
陇南治疗白癜风
先声药业登陆港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