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制造商第章苦口婆心营养

国际制造商 第542章 苦口婆心

里,听完韩义的来意,马耘久久没有说话,直怀疑自己听错了。

卖单十一?

卖秀吧APP?

卖义支付?

去年初,韩义还为天锚屏蔽单十一搜索词一事,跟他们闹的很僵;没想到现在竟然把这些优质项目卖给他们。

他脑子被驴踢了?

马耘不敢相信的问道:“你……真得打算卖掉?”

“当然。而且我第一个就想到的马总。怎么样,有没有兴趣?”

回过神的马耘说:“这样,你给我一点时间考虑下,晚一点我给你答复。”

挂断,马耘还是有些晕晕乎乎,感觉自己被天上掉下的馅饼给砸中了。

怔怔的站在那里想了足有三分钟,也没想明白那个年轻人,脑子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你过来!”马耘朝自己秘书招招手,“通知CBU,项目运营部,文娱互动部,金融事业部的负责人,立刻去大会议室,30分钟后开会。”

“好的马总。”

……

30分钟后,TB城跨部门联合大会议室人头济济。

马耘等人来齐后,开门见山的把事情讲了一遍。

会议室里所有人都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不过大家都不是小孩,知道这里面肯定还有什么内情,所以都没说话。

马耘用手点着会议室桌面,铿锵有力道:“先不要管这件事到底是真是假,你们现在的任务是尽快做出评估方案以及收购计划书,我要在明天早上知道结果,好不好?”

“没问题,马总。”

“那就这样,散会。”说完马耘匆匆离开了会议室。

看着他行色匆匆的脚步,很多人还没回过神来。

这就完了?

他还没说天义为什么要卖这些项目呢?不知道具体原因,让他们史玉柱的增持不是短期投资怎么做计划书啊?

可惜,马耘也不知道韩义发的哪门子疯?

总之,如果没有其他意外情况,这对于阿哩吧吧来说,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第二天一早,当评估报告出来后,看着一连串的优+“潜力指数表”,马耘立刻拍板,打包买下来!

支付牌照这个东西,谁也不嫌多,可以说买到就是赚到。

然后单十一,这是个垂直电商企业,而且是做的化妆品,跟阿哩吧吧的主营业务虽然有所冲突,但问题不大。

最后就是秀吧APP,这是马耘最看重的东西。

阿哩吧吧这几年一直在做,可惜土豆转型失败了,被南抖北快,东秒西美,中秀吧,五家短视频APP打的找不着北,卷缩在犄角旮旯里瑟瑟发抖。

如今有了秀吧,阿哩就可以和其他几家对手一较长短了。

……

……

31号下午,马耘带领商务谈判团队抵达金陵。

在跟韩义当面交流之后,双方就价格问题展开了磋商。

络支付牌照这个简单,阿哩就是做这个起家,这里面的门道一清二楚。

所以价格也谈的最快,连现有渠道在内,全部转手给蚂蚁金融,总价格4.5亿美元,折合人民币28亿。

然后是单十一。

这个因为融合了聚美而成为中国化妆品门户站的公司,其价值是有目共睹的。

当初为了拿下聚美,天义也付出了不菲的代价,除了巨量资金外,还交换出去1.77%光传感器股份。

而且即将赴美上市,选择这个时间点出售,天义其实很吃亏的。

这些马耘自然知道。

在经过几番谈判后,初步达成一致意见,阿哩以21.5亿美金、折合人民币近135亿的高价,收购天义持有的47%的单十一股份。

最后就是秀吧了。

韩义开出了15亿美金的高价,不包括特效录制器。

不过阿哩吧吧可以拿到独家代理权。

秀吧潜力也是有目共睹,里面算法技术绝对是所有短视频APP里面最强大的,加上目前注册人数已超过2亿5000万,且里面拥有众多高质量UP主,买到就是赚到。

韩义爽快,马耘也没有太婆婆妈妈,站起来握手表示同意。

用时3小时,一项总成交额超40亿美金的交易算是初步达成了。

当然,接下来还有一系列后续事宜需要处理,不过大的方向不会改变了。

…………

由于事情太过突然,很多内部人士都不清楚。

7月份刚刚被提拔为单十一副总经理的黄浩然,一直到31号中午才收到单十一即将易主的消息,随后紧急从燕京赶到金陵。

晚上7点半,在犹豫了很久之后,拨通了那个一直想拨、但今年从来没主动打过的号码。

在响了十几秒后接通了,“老板……”

“嗯,我这边还有点事,你稍等一下。”

黄浩然就在总公司地下负二层停车场里等着。

半小时后响了。

“你在哪里?”

“公司。”

5分钟后韩义从电梯里匆匆走出,黄浩然使劲挤出一抹笑容,然后推开车门等在门边。

等韩义过来了,拉开车门把他迎进车里,跟着又坐进了驾驶位。

“找个地方坐坐。”

黄浩然开车去了秦淮河畔。

夜晚璀璨的霓虹灯把河畔两岸装点成了光的世界,五彩斑斓,如梦似幻,游人如海,美食相伴。

两人在秦淮河边找一小酒馆坐下,吹着河畔飘来的凉风,看桥下亮着橘黄色灯盏的画舫飘过。

两年时间,黄浩然变了很多。

蓝色条纹衬衫+米黄色休闲西裤,配正装皮鞋,整个人显得成熟稳重。

不过此时脸上神色很憔悴。

为之奋斗了两年的事业,现在说卖掉就卖掉,任谁心里都不好受。

“之所以没有通知你们,是因为我知道很多人会反对,所以就一言而决了。”简单解释了句,韩义端起桌上的纯酿米酒,小酌了一口。

黄浩然笑了笑,不过很勉强。

不等他多想,韩义放下酒杯说:“找你出来是想问问你,愿不愿意到非洲去?”

黄浩然脸上露出疑问的表情。

“我在萨加拉塔建了特许经营加工厂,专门生产特种装备,但是没有一个信得过的人帮我照看着,我不怎么放心。

这两年你的成长我一直看着眼里,确实挺努力的,所以我打算派你过去。”

韩义来的时候一直在想怎么说服黄浩然去非洲?

价格多空争夺也较为剧烈

一般人心目中,非洲基本跟脏乱差、贫穷、HIV、战乱等各种负面词语划上了等号;

黄浩然怎么说也做到了单十一高级管理人员的位置上,业务水平足够,即使离开单十一,也不愁找不到好工作,让他背井离乡去那么远的地方,不是那么容易的。

眼看黄浩然眼睛里出现了犹豫的神色,韩义便苦口婆心说:“我告诉你,等你去了萨加拉塔,要不了多久你就会爱上那里。

那里有迷人的海滩,性感的黑人MM,以及漂亮的非洲大草原。

我可以向你保证,在萨加拉塔,只要你不杀人放火,没有人可以把你怎么样。

即便杀山头村的年轻人基本上都外出打工了人放火,当地警察也不敢拿你怎么样。

当然了,我不是鼓励你去杀人放火,只是告诉你……”

韩义没看到,黄浩然脸上的颓丧早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贼亮贼亮的眼睛,不等韩义便问道:“那个……老板,那边可以打枪不?”

“可以啊。”韩义笑了,“别说打枪了,打、、炮都没问题。”

旁边一桌几个小资女人,听到他们说出如此粗鄙的话语,鄙夷的看了他们一眼。

黄浩然可没心思管旁边女人心里想什么,听到韩义的话,乐的合不拢嘴。

韩义就继续给他灌输,“那边除了东北部地区的沙漠地带,像沿海地区一年四季温暖如春,海滩上各国美女络绎不绝;

各种热带水果吃到你想吐。

另外你也不用担心人身安全问题,你在首都工作,那些武装冲突一般都发生在较为偏远的地区。

而且一旦发生局部冲突,大使馆那边都会提前通知,你只要不前往交战区,不会有问题。

当然了,也有不好的地方,就是络信号没有咱们国家这么发达,不能随时随地连接到因特,这确实是一个问题。”

“老板你别说了,我去!”说着黄浩然帮韩义斟满酒,然后端起杯子郑重道:“谢谢老板的赏识!”

“好好努力。房子车子票子一样不会少你。”

…………

第二天一早,韩义又匆匆去了中海,参加车用传感器博览会……

哈尔滨前列腺炎治疗费用多少钱
昆明包皮过长治疗多少钱
太原治疗男性功能障碍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