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鸣六甲山忆事散文

生命中有个地头是无法忘记的——六甲山,一个似乎没有任何特色的山顶小村。山上有树,合抱的大树,熙熙攘攘,杂七杂八的各种科属的树木,任意恣长在到处,挤得人想穿越也不容易。也有竹,健硕的毛竹,触目可见,青青翠翠,色调倒是惹人,然而,一迨入冬,冰霜雪冻常让不堪重负的竹们干脆罢压,撕裂了它们的身子,然后,象正月里的炮仗,噼哩啪啦,搅碎了山里人一夜夜的清梦。我记得,那时,一山的木竹是不曾给山里乡亲们带来太多欣悦的,缺车少路的原因,让那些本可换得砖瓦的木竹,潦倒成只能作为灶膛填充物,而且,由于乱沓得碍眼碍脚,还隐隐成了村里人的负担。

我对六甲山的留恋并不在那些。六甲山成为留在我心中的一道风景,缘由是那儿是有我一段引以为傲的经历。

那年我十七岁。在六甲山村小教了几年书的姐,厌烦了山里的死寂与孤僻,报乡里同意,让我接替了她的工作。最初上山时我颇是不愿,山路难行,从我住的篁碧村到六甲山有十五里山径,便是空手,从出发到抵达也须两个多小时,何况每周一上山总还得背上些行囊应付后头的六日。而且,那时家境宽裕,我也不至于非得靠那四十元不到的月薪过日子。所以,去六甲山半半是父母和兄姐们逼去的——他们希冀我就此有个转正的盼头吧。

六甲山村小是间只剩半间的老屋,四个年级的十三位学生,全挤在那间约十六平米的“厅堂”里,老屋没窗,只有匹两开的大门,所以,关门上课是不可能的,(喔,对了,忘了叙述,这儿还没电)而课桌凳,也是不成体统的,瘸了腿的老写字台、有个大窟窿的八仙桌、几块板皮钉就的架案,有位女学生,居然连替代品也没有,就背着书包,将课本放在膝上笔记作业…那景况,让我这个玩世不恭的少年,看了也心堵的发慌。篁碧虽是边陬偏僻,但终归也因时代的促成有了些崭新文明,所以,眼前这幕,让我没来由地有了一阵愤懑与悲凉,我甚至想冲动地骂上陪同的姐,然后掉头回家。可是,在姐的威迫利诱下,我最终还是答应留下来试试。

住是借居在离学校几十石阶下的一户杨姓人家,房东家也有个女儿在读书,且有个聋哑儿子据说也想识字。可能是这个原因,更可能是深山人看重老师,想为子孙留下文化种子的原因,房东对我们几番在这教过书的几位老师极好,给我的是采光更足也更干燥的东厢房,连床铺,也是他家最新的一张。

至于吃,是学生家的轮供,每家一天照轮。那时,六甲山较穷,除了自种自养的菜蔬腊肉,鲜菜都得到十几里山下的篁碧村购买。然而,饶是如此,轮供的那家铁定会在头天下山,为的就是在第二天请我吃饭时,桌上能有两碗“桌心”。

时至今日,我依然难以释怀六甲山人对我这个老师的敬重。可以毫不犹豫地说,六甲山人对我的那份尊敬,是我这几十年来在任何其它时间、环境再也未遇过的殊荣。是的,我知道,他们敬重的未必是我本人,他们敬重的其实是文化、是老师、是这个授业解惑传播文化文明的职业,但我仍然感动万分,为自已曾跻身过那个崇高职业而自豪!

由于整个学校只有我一个人从教,累,那是自然,一天五节课,基本是没有丁点休息时间的。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作为小学的课目,语文数学音乐体育美术,我一样也没有免却,上四年级课时让其它年级作业,然后逐此类推,尽力使每个年级在课堂都处于学习状态。除了音乐,连美术体育也严格按年级施教。那时我确实很认真,认真的甚或超过了乡教育辅导站对我的要求。我记得,那时我不仅按教程施教,有段时间,我还特意挤时间专门开设了唐诗讲座,书法教学,惹得不少闲暇下来的成人,也到了厅堂口听了个起劲。碰到天好心情也好时,我还居然背上吉它,领着这群和我年龄相差并不太大的学生们,走向田头,坐拥自然里的花香鸟啭,让他们随着我很好地感觉了一番诗句与音乐的曼妙。

如今想来,六甲山时的那份 和认真,绝非是我这个少年的一时冲动或兴起。凡事皆有因果,我想,那善良的家长,那些比其它环境里同龄更早懂事的学生,他们对老师的敬重和对文化的渴慕就是因,因为这因,才促使那时的我为之付出火热的赤诚,这便是果了!

我无法忘记那个寒冬夜,怕我冻着,一个晚上,居然有六位家长借着篾光为我送来了烘暖的火笼,那是怎样的一种关切呀!于其说他们送来的的是一笼滚烫的炭火,还不如说他们送来的是一腔的关爱与热忱,我想,哪怕那火笼转瞬冰凉,但他们的热烈的心也足以温暖我整个寒冬;我怎能忘记呀,在一个冰冷的清晨,我的一个学生绾着裤管浸在刺骨的山涧中,为的竟是那天我能在他们餐桌上,能吃上几条鲜嫩的油鱼!这又是怎样的一种挚爱呀,哪怕他只到寸长的一条,那也将是我今生享用最鲜美的一碗鱼汤;我不会忘记,在我背上行囊告别那个山村时,那些送我出门的乡亲们眼里流出的不舍和遗憾,更不能忘记岭下十里长亭里,十三位弟妹顶着寒风冻红的脸膛,那又是怎样的一种酸涩呀!他们不会用文绉的诗词述说离别愁肠,但他们用心底最虔诚的嘶喊在祈愿:老师,我们会等着你回家…

可惜,我不得不走,九0年三月,我入了伍,为着另一种信仰或是一份,我只得告别了我的学校、我的弟妹和那些关爱尊重我的乡亲。

弹指二十年,二十年来,六甲山早天翻地覆般的变了样,一条水泥路,将六甲山那些原本填灶的东西变成了洋房电器。树木少了,毛竹齐了,现代文明将六甲山同篁碧的距离一夜抹没。如今,六甲山早没了学堂,他们有了充足的条件,把子女们送到乡里大学校里接受着教育。于是,那些轮供、期盼和孩子们山脚下对老师的守望,亦如早前茂密的木材被历史风干,荡远。

这些年,我也曾几度去过六甲山,可惜,年代久了,不仅我没找到那间往日的学堂,而且,村里的那些老人也都对我没了印象。

然而,我却不会忘记这里,一辈子!

共 226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箬茗稿签:“我”记住六甲山,已不仅仅是记住了一个地方,而是记住了一段特别的经历和一种温暖与感动。文章开篇讲述六甲山的自然坏境,但作者随即笔锋一转,“我”记住六甲山并不是因它在心中留下的一道风景,而是因一段引以为傲的经历。接着作者层层展开,娓娓叙说往事,师生村民间的情谊感人心扉,孩子和村民对文化、知识的渴望和尊重让人心酸和敬佩。文章以六甲山为线索,通过层层铺叙,使六甲山的意义得到深化,主题也得以升华。文章情思饱满,语言自然流畅,文风朴实。值得一读!在此问候天下所有的老师,也祝福作者!遥敬!【江山部精品推荐0120 0 01】

1楼文友: -02 14:52:54 六甲山往昔风光不在,但情谊永存!问候老师! 墨染一瓣心香,笔抒一种情怀

回复1楼文友: -02 16:46:59 惶恐,从不敢以老师自居,亦正因如此,小可才特别缅怀那段光阴 尽管才一年!

2楼文友: -02 16:20:55 箬茗之按语也道出我之感受,此文推荐精品。 夏至出生。居于潮汕小镇。不成气候。简单的懒人一枚。

回复2楼文友: -02 16:48: 8 非常谢谢!都是一些旧文,原上不得台面,为结识更多良师,大胆献丑,请多多指教才是!问好

楼文友: -02 16:21:21 问候先生,欣赏先生好文,常来。 夏至出生。居于潮汕小镇。不成气候。简单的懒人一枚。

4楼文友: -02 2 :11:08 从才思上说,我觉得是当行则行当止则止的笔力令我佩服;从文情上说,是一段纯真的珍贵或者叫珍贵的纯真成为一种格局,浸润了曾经在那生存的人,而永葆者,不异播火者,更足珍贵,令人敬重。当年的那些人,后来变了,其实正是印证时代的变迁,也足见精神的光辉。简洁之语,有类明清小品,欣赏,问好。 北国风语,激扬文字

5楼文友: -04 2 :55:41 所有的时光都不会浪费,所有的经历都可以成为人生的财富,关键在于你用怎样的眼光去看待它!问好!

生物谷灯盏花素片功效与作用

云南省特色植物药产业基地

生物谷灯盏花素片多少钱

生物谷灯盏花药企怎么样
佝偻病如何治疗
男性补精气神吃什么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