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马北美的天空与冬日的西安散文

到了北美,无论是在美国的旧金山还是在洛杉矶,抑或是加拿大的多伦多,天都蓝得让人感动。怎么说呢?好像一汪蓝莹莹的湖水,清澈见底;好像一块蓝莹莹的宝石,无瑕无疵;好像歌和诗;好像梦幻。

要是有了几朵白云,天的蓝与云的白相对比,相衬托,更显得明丽,清爽,怡人。

于是,一个个早已沉没了的断句,诸如“碧云天,黄叶地”,“江天一色无纤尘”,“头顶着蓝天大明镜”,“青天呀蓝天这样蓝蓝的天”,“蓝蓝的天上白云飘”,等等,等等,又在心的简谱上轮番升起,不能自已。

好蓝的、蓝得透明的天啊!

因此,我总喜欢到户外去走走。我总喜欢边走边看天空。这时候只要每吸一口气,就仿佛看见蓝天在动,而从鼻孔到两片肺叶,已储满了天的精华。

我也常常领着小外孙去散步。小外孙喜欢玩昆虫。有一次,他看见一只美丽的蝴蝶,跑着去抓。他摔倒了。我以为他一定要大哭了,可是他没有哭。他也不曾往起趴。我有点儿纳闷,遂急步上前,欲抱起他来,结果却忍不住笑了。因为看见他的眼睛刚好碰在一只红甲虫的跟前,他在静静地研究红甲虫了。

其实我和摔过跤也差不多。那天,我被绊得打了个趔趄。其原因是我只顾仰头看天,没注意到脚下有什么东西。当时是在一条大路边,路上的车辆南来北往,滚滚滔滔。我看见许多一驰即过的驾车者都在注意我。但我不像我的小外孙,我感到很有些难堪。

是的。一幼。一老。幼的如方离蛋壳之雏。老的是风霜满翅之鹰。然而,有一点却是共同的:痴迷。小外孙痴迷于蝴蝶、甲虫、蚂蚁,我痴迷于销魂的蓝天。

我的儿子曾经问我:

“爸爸,你对这儿的什么最感兴趣?别墅还是汽车?花园还是鸟儿?比萨饼还是烤牛排?总统的民主选举还是人们的生活节奏?”

我当然回答是天空了。

我之所以对这儿的天空情有独钟,是因为心里有个参照系。参照系是我们中国,或者更准确的说,是我长期生活和工作的西安。西安的天空曾经是很蓝的,但是现在却变了。现在比这儿不知差了多少。

儿子还曾经这样对我说:

“从咱们中国来的人,头三年是都不会感冒的。”

住了大半年之后,我完全相信孩子的说法了,因为无论是我还是妻子,都不曾感冒过,甚至连个喷嚏都没打过。

这儿空气的干净,着实令人扼腕。窗台,桌子,穿在脚上的皮鞋,十天半月不擦,仍然会铮亮铮亮的。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新鲜感的消失,我出门不再看天了。天在我眼里,已视若无物。偶抬头瞥见它的蓝,也仿佛觉得历来如此,本应如此,世界上处处如此,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逢上一些刚从国内来的人,看见他们望天而不疲,为天而惊叹,谈天而朝朝暮暮,便觉得他们很有些井底之蛙的蛙气,一如我的初来乍到。

我们一家自然经常谈到中国,谈到西安。――二府街的粉汤羊血。酷暑傍晚的新城广场。刚搬到西木头市新居时的诸多欢欣感受。荡舟兴庆公园。听戏朱雀门洞。等等。等等。大多是美好的回忆。但有好几次,儿子的回忆中却带着明显的遗憾:

“那年回家,西安怎么灰蒙蒙的,简直叫人无法忍受。”

然而,儿子的话却不能在我心中引起什么反响。因为我印象中的西安,并非如此。西安的天固然是不够蓝的,空气的质量固然是不够好的,但却还没有坏到无法忍受的地步。

2000年的初冬,我与妻子飞离北美。当缓缓降落于首都机场的时候,扑面而来的,是一种很大的差异。蓝天没有了。空气中含尘很多。能见度大大缩小。火车经过河北,河南,山西,越向西走,天色越灰。待得到了西安,简直让我瞠目结舌了!

震惊和震憾,是巨大的。

真如儿子曾经说过的,西安是灰蒙蒙的。西安的空气是一层又一层的灰布,紧紧地包裹着这个城市。钟楼,鼓楼,电视塔,街树,路灯,以及一座又一座新建起来的摩天大厦,在我的视线里,全都是隐隐绰绰,若有若无。.到处都飘浮着浓重而污浊的东西。一切都好像在跟人捉迷藏。一天下来,衣领已经脏了,鼻孔里尽是黑。

双脚踏在西安的路上,真是踏在国土上了。水泥路上是土,柏油路上也是土。每走一步裤腿和鞋袜上都是一层土。而头戴杏红帽的环卫女工们,偏偏还手持大扫帚,冲着行人,刷啦刷啦地扫来扫去(名曰扫街,实则扫兴),扬起漫天灰尘,使你逃都无法逃走。而下雨的时候,在许多地方,满街都是农村土路似的泥浆,你只得体验一次红军长征似的艰苦了:扑汲扑汲走泥丸!

停放在院子里的汽车,自行车,你刚擦得净净的,不到一天下来,已经落了厚厚的一层灰尘,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西安,我日思夜想的西安,我刚刚回来,一开口就说了你这么多的不是。然而,我不能不说。因为我爱你,我不能对你说假话。

西安,你实在太脏了!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正是由于这样的原因,我过去没有这样的感觉。现在,我出去走了一圈,北美的参照系晃在眼前,两相对比,我有了这样的感觉,而且,是极为强烈的感觉!

实际是,烟,横看成岭侧成峰;雾,远近高低各不同!

客观地说,北美的生活质量并不是样样都好过我们。我们吃的就不比他们差,穿的也不比他们差。然而,蓝天和清新的空气远离了我们,成了我们的奢侈品,这,恐怕是我们和北美,甚至是和一切发达国家在生存状态上差距最大的地方。

多么希望我们西安的男女老少一齐动员起来。

多么希望大雁塔上的风铃响起来,兵马俑跃出来。

多么希望千千万万的西安人,用真情的抹布醮以希望的清洗剂,把我们的炒瓢擦净,窗玻璃擦净,能源擦净,汽车的尾气擦净,观念擦净,东南西北风也统统擦净,继而把我们的天空,擦成一片永远的蔚蓝!

共 215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混沌初开,天地造物,自人类有意识以来,人与自然的和谐,就构成了我们赖以生存的人文生态环境。西方世界和东方世界本来的面目不存在什么区别,不过,西方世界由于近代以来的科技发展,为他们带来了一些思想上和生活上的改观,这让我们东方人对现实有些抱怨,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问好!【木马社团:山形依旧】

1楼文友: -20 08:11:58 科技在进步。

小孩腹胀不爱吃饭

小儿脾胃虚弱怎么调理

小儿积食会拉肚子吗

怎样知道骨质疏松
宝宝消化不良怎么调理
5岁小孩不爱吃饭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