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点新锐力新桃换旧符小说

表哥来那天是中午,奶奶关了院门,正坐在院子里的躺椅上打瞌睡。奶奶喜欢听京剧,但不是十大样板戏,而是《秦琼卖马》、《借东风》、《单刀赴会》。心情好的时候,她会拿出那台藏在地窖里的留声机,听一个男人在咿咿呀呀地唱:店主带过了黄骠马,不由得秦叔宝两泪如麻。提起了此马来头大,兵部堂黄大人相赠与咱。遭不幸困至在天堂下,还你的店饭钱无奈何只得来卖它。摆一摆手儿你就牵去了吧。听着听着,奶奶的眼角会溢出泪水。留声机的音量不大,还发出刺啦刺啦的杂音,但是奶奶喜欢听。我们不知道余叔岩、李少春是谁,可奶奶知道,熟悉得就好像他们是奶奶家的亲戚。奶奶坐在太阳地里,微阖双目,一会便打起盹来。

正打着盹,蒙眬中听见一个孩子的惨叫,奶奶被惊醒了,她几乎是从躺椅上一跃而起,顺手拎起一个笤帚,迈着一双小脚快步向院门口走去。来到院门口,奶奶挥舞笤帚,大叫,门神,去去!去去!门神扭头看奶奶一眼,自知又闯祸了,两个翅膀一拍,纵身飞上院门口的那棵枣树。奶奶说一句,天杀的,早晚煮了你吃!然后去看我表哥。表哥双手护脸,手背却血淋淋,那是门神的利爪给抓的。这哪是一只鸡,简直就是一只老鹰,所以我们叫它老鹰,真的是名副其实。

奶奶养的这只公鸡高大威猛,经常领着一群母鸡,在院门口觅食,但凡有陌生人进院门,它就抬起头,脑袋一动不动盯着那个人,嘴巴发出两声嘎嘎。这是它对陌生人发出的警告,如果那个人不听,无视它的存在,接下来它就会一拍翅膀跳起来,一双利爪直扑他的脸。那个时候他躲闪都来不及,只等奶奶出来把它赶走,才会脱险。我们叫它老鹰,奶奶喜欢叫它门神。在我们这里经常看到老鹰,在天空盘旋,有时会突然俯冲而下。我们都知道老鹰很厉害,因为我们村里就有一个人被老鹰啄瞎了一只眼睛。为什么把一只公鸡叫做门神呢?奶奶说这门神一个是秦琼,一个是尉迟恭,两个人厉害着呢。我们就问奶奶这只公鸡是秦琼还是尉迟恭。奶奶笑而不答,最后说了一句,天机不可泄露。

我们听不懂表哥的四川话,奶奶也听不懂。表哥惊魂未定,又哭又说,急得奶奶直跺脚。等表哥不哭了,奶奶说,你是哪个村的娃?

表哥也听不懂奶奶浓重的方言,他的腮帮子上挂着泪,只是在用手比划。看到随后赶来的二姑父,奶奶一愣,这才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原来这个小男孩是她的外孙。表哥长得细皮嫩肉,眉眼女娃子一般,拿四川话说,长得好巴适。奶奶握住表哥的手,眉开眼笑,从上到下把他打量了一个遍。表哥却忸怩起来,低下头去看自己的脚。奶奶说,还傻站着干吗?快进家啊。

二姑父当过兵,身材魁梧,一米八七的个子往那一矗,就像一座山。此刻的二姑父风尘仆仆,可以说是蓬头垢面,全然不是父亲描叙中的那个英俊小生。在后来,二姑父给我们父亲的来信中,我们得知他是老革命,曾经参加过淮海战役。

二姑父说他转悠了半天,才找到供销社,他本想买红糖,但供销社拒绝卖给他,说凭票才可以购买,而坐火车又查得紧,所以他这次来是两手空空的。奶奶摆摆,那意思是买不买东西无所谓,这个年月只要人好好的,其他的都不重要。进了院门,奶奶又把表哥打量一番,就像看到了二姑,接着就眼泪婆娑了,她把表哥揽在怀里,说一会就把门神宰了,煮了给东子吃。

像个女娃子!二姑父笑,问奶奶收到他的来信没有。奶奶说什么信?这兵荒马乱的年月呦。二姑父说来之前半个月,他写了一封信,看来是还没收到。在二姑父走后,又过了半个月,父亲才收到他的信。一封信从四川到山东,整整走了一个月,真的是让人无可奈何。表哥比我大一岁,可我不叫他表哥,而是叫瓜娃子。我们还取笑他,学他说话,他就到奶奶那里告状,而奶奶总是袒护他。

母亲没见过二姑父,只是听奶奶说。二姑在小时送了人家,那户人家是大户,家道殷实,二姑在那样的人家不愁吃喝。奶奶经常唠叨,不送人怎么办,不能活活饿死呀。送了人家,就是给二丫头一条活路。奶奶叫二姑二丫头。那户人家的大少爷就是我们的二姑父,在学堂读过书,后来又去北京求学。在二姑十六岁那年,家里给他们两个人办了一个风风光光的婚礼。那个时候的二姑已出落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二姑父也是儒雅俊秀,两个人可以说是郎才女貌。在许多年后,二姑父给我们的来信中,随信寄来一张他翻拍的照片,那张照片就是二姑父和二姑婚后去上海拍的。二姑父放下家里的优渥生活,瞒着父母参加了革命,随后在他的怂恿下,二姑也投身了革命,并在上海入党。我们的小姑同样也是送了人家,说送是好听的,其实就是卖儿卖女。许多年后,父亲才联系到小姑,她长大后嫁给了一个当兵的,然后跟着去了新疆。大姑呢,一直没有联系上,至今生死不明。因为我父亲是家里的男孩,作为唯一的香火,他是需要传宗接代的,所以才没有送人。

奶奶吩咐母亲去做饭,二姑父却说吃过了,在火车站吃的。母亲就烧水,给二姑父泡茶。茶是奢侈品,吃上顿没下顿的年月,谁还喝得起茶。但是,奶奶藏着一罐茶叶,是二姑在几年前寄来的,宝贝一样锁在柜子里。母亲泡好茶,给二姑父倒上一杯,又给奶奶倒上一杯。二姑父喝一口,眉头皱了起来,说这茶叶发霉了,不能喝了。

奶奶喝一口,马上又吐了出来,说这还是二丫头寄来的,三年多了,一直没舍得喝。

茶是新的好。二姑父说,搁久了就受潮发霉,不能喝了。

奶奶笑笑,伸手把表哥揽在怀里,表哥忸怩了一下,脸变红了。表哥皮肤白净,双眼皮。奶奶说他长得像我们的二姑。这次二姑父带着表哥来到我们这个几乎与世隔绝的山旮旯,是为了把表哥留在奶奶家。二姑正在挨批斗,日子没法过,我们的大表姐也被送到了她乡下的奶奶家。二姑父从口袋里摸索出一包烟,掏出一根来,点上。烟味呛人,我们就用手在鼻子前不停地扇着。奶奶把手一挥,说大人说话,小孩一边玩去!

门神带着一群母鸡,咕嘎咕嘎地叫着,走到院子里,它停下来,朝二姑父和表哥看了一眼,这才向后院走去。表哥看到门神,打个哆嗦,直往奶奶的怀里钻。奶奶就笑,就说,男子汉大丈夫,就这点胆,丢人不丢人?表哥窘得脸红了,这更惹得奶奶咯咯笑个不停。二姑父就说表哥没见过鸡的。听二姑父那么说,弟弟嘴巴一咧,说他没见过鸡?他会没见过鸡?

我就说,人家是城里人!

弟弟说,城里人就不养鸡?

我说,谁知道。

弟弟说,他们不养鸡怎么吃鸡蛋?

我踢他屁股一脚,说哪来这么多问题!

表哥不敢去后院,那里是门神的领地,它咕嘎咕嘎,领着一群母鸡,在院子里觅食。我们教表哥唱:大公鸡真美丽,头戴着红帽子,鸡冠花真漂亮,公鸡越看越喜欢,公鸡对着花儿説,我要和你比一比……表哥不好意思跟着唱,他知道自己说话细声细气的,经常被我们取笑,所以在我们唱歌的时候,他就嘟噜着嘴巴。我们说他说话满嘴的娘娘腔,虽然他听不懂我们的方言,可他知道我们说的都不是好话,就去奶奶那里告状。奶奶是偏袒他的,只要他去告状,奶奶就故作生气,摸着表哥的脑袋,说以后谁敢再说你娘娘腔,姥姥就拿针缝住他的嘴巴。

表哥有奶奶护着,几乎寸步不离,他当然也想跟着我们去河里摸鱼、逮虾,可他害怕门神,不敢走出院门,只能眼巴巴看着我们去。二姑父把表哥留在奶奶家,只住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就走了。那天晚上,父亲下班回来,和二姑父喝了一夜酒。半夜里停电了,父亲就点上一根蜡烛。两个人的头,有时凑在一起,低声耳语,有时又叹着气,闷声喝酒。半夜醒来,我看到两个庞大的黑影,一会晃一下,又晃一下。两个人低声说话,神神秘秘的。

我少不更事,不知道离婚是什么意思。只是听父亲提起过,说二姑父和二姑离婚了,好像是为了不让孩子们受到牵连。父亲的片言只语,就像那个夜晚一样暧昧不明,感觉我所看到的就像发生在梦中一样。本来是假离婚,谁想弄假成真,二姑父和二姑从此再也没有在一起过。

过去,奶奶宠我,表哥来了后,我就失宠了。甚至连母亲,对表哥也比对我好,这让我心里很是不平。我们摸了鱼回来,也不开膛破肚,直接在炉子上烤了吃,居然也香喷喷。我们的嘴巴故意发出吧嗒吧嗒的声音,眼睛却不看他。我们只能以这样的方式报复他一下。表哥看着我,他的嘴巴轻轻嚅动,似乎在咽口水,可他又不好意思对奶奶说,只能眼看着我们砸吧着嘴吃烤鱼。我们摸一下黑乎乎的嘴巴,说着真香啊。奶奶就对我们瞪眼,说给表哥煮鸡蛋吃。

表哥恶狠狠看我们一眼,说龟儿子。

弟弟听他那么说,就哈哈大笑。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他说,龟儿子!哈哈,笑死我了,他说龟儿子!

我踢弟弟屁股一脚,说傻蛋!龟儿子是骂人话。

弟弟不笑了,就说,龟儿子是啥意思?乌龟的儿子吗?

我又踢他屁股一脚。

弟弟不笑了,说你个龟儿子,敢踢我!

我就说,走,我们不跟这个瓜娃子玩。

弟弟是我的跟屁虫,我去哪他就去哪。自从表哥来了后,他又找到了玩伴,不像过去整天缠着我了,现在他变成了表哥的跟屁虫。在家不如去学校热闹,学校里隔三差五开老师的批斗会,这正好是我们报复老师的机会,平时他们吹胡子瞪眼,还拿教鞭敲我们的头。除了几个学习好的,其他人谁没有挨过老师的教鞭呢。可奶奶说这还是轻的,过去的私塾先生都是拿着戒尺打手的,不受苦中苦难得人上人。奶奶几次三番告诫我们,在学校不许胡闹,谁要做出出格的事,不会有好果子吃的。在学校停课期间,奶奶对我们看管很严,她把院门一关,插上门栓,教我们背唐诗。我们就有口无心地跟着奶奶说,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或者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这个年纪正是读书的好时光,不能荒废了学业。奶奶说,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奶奶又说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她说话总是一套一套的,这让我们平时都畏惧她三分。奶奶教我们读唐诗,抑扬顿挫,吐字清楚,就跟我们城里来的老师一个样,说得竟然是普通话。表哥记性好,奶奶只读一遍,他就记住了。奶奶夸表哥聪明,不仅长得像我们二姑,连聪明劲也像。要是放在过去,肯定能考个状元,金榜题名的。可我不喜欢背唐诗,奶奶关了院门,我就翻墙头,去矿上坐小火车。对此奶奶很是无奈,摇着头说孺子不可教,又说子不教,父之过!我们的父亲却不这么认为,奶奶吟风弄月,是与这个时代背道而驰的。

正是贪玩的年龄,而学校隔三差五停课,学什么习啊。我们结伴去矿上,矿上的小火车只挂不多的几节车厢,每天有三班车接送上下班的矿工。我们坐上小火车去五十里地外的一个码头看世界,才知道外面的世界比我们这个山村旮旯精彩多了。看得出表哥也想跟着我们去,他一个人整天被关在院子里,坐牢一般,谁受得了。奶奶却从不让表哥跨出院门半步,只同意他去后院或院门前玩一会。后院是门神的领地,表哥又不敢去,只好坐在门前的台阶上发呆。奶奶知道他害怕门神,抓了一把玉米,说我们去喂门神,和它熟悉了,它就不会啄你了。

表哥藏身在奶奶背后,探头探脑,奶奶笑他胆小,说门神不会啄自己家人的。

可表哥还是胆战心惊,奶奶就把玉米给他,让他喂鸡。这样喂过几次后,门神见了表哥,不再扎煞了翅膀,盯着他看。时间一长,表哥和门神就熟悉了。母鸡下了蛋,表哥听到咯嗒咯嗒的叫声,就抓一把玉米去后院。回来的时候,他两手各握着一个鸡蛋,嚷着鸡下蛋了,鸡下蛋了。

奶奶说,姥姥给你煮了吃。

表哥咧嘴一笑,要得要得。

来了不到一个星期,表哥和门神就熟悉了。奶奶关了院门听京剧,他就一个人去后面和门神玩。门神咕嘎咕嘎叫,他就蹲在一旁和门神说话,叽里呱啦,也不知道说的是什么。后院杂草丛生,在靠近院墙处是一棵桃树。高大威武的门神就像一个皇帝,带领着它的三千佳丽,在它的领地巡游。门神听不懂表哥说的话,它只是在后院刨食,不时伸了脖子,左看看,右看看,嗓门洪亮地叫一声。看表哥郁郁寡欢的表情,他可能是想家了。有一次,我看见表哥在偷偷抹眼泪。这个娘娘腔,跟个女人一样哭鼻子呢。哭过之后,他的眼睛就红红的,见了奶奶也不敢抬头。奶奶心知肚明,也不说破。这个时候奶奶就把他揽入怀里,叹口气,看着远处的天空。

弟弟喜欢学表哥说话,还拿从山上摘来的酸枣讨好他。我看不惯弟弟涎着脸的样子,经常踢他的屁股,可他屡教不改,仍旧偷偷地在表哥面前谄媚。弟弟喜欢表哥的四川话,只要表哥说话,他就跟着学。表哥也好为人师,很耐心地教他。弟弟说,最好教我骂人的话。

表哥就说,要不得!要不得!

弟弟就说,你个雀雀儿,你要不教我,以后不跟你玩了。

表哥就说,你个烂贼。

弟弟就笑,边笑边说,你个龟儿子,烂贼是啥意思?

共 2 155 字 5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本文以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为背景,用浪漫和现实主义相结合的艺术手法向我们讲述了在特定社会矛盾冲突中,人与人、人与物之间演绎的,以淳朴、深厚的情和义为主旋律的凄美故事。从表哥的到来为我家种下祸根到背“反革命”之名的二姑父把表哥领走;从老单身汉王五和我家“不打不成交”到王五为挨斗的奶奶送饭而遭到红卫兵们毒打致死;从在剧团跑龙套单刀赴会砍杀日本鬼子的爷爷到趁藏“留声机”和木制偃月刀的奶奶:从被誉为“神鸟”的门神,为了主人勇敢殉职的大公鸡到奶奶怀念门神坚持贴门神画……无不流淌着作者对情和义深层次的诠释和热情讴歌。小说对顽皮的我、坦然处事且心地善良的奶奶、吊儿郎当却充满正直血性的王五、富有传奇性格视死如归的爷爷、儒弱明哲保身的父亲、外柔内刚的表哥等人物形像塑造栩栩如生、跃然纸上、呼之欲出。语言精炼极具感染力且地方色彩浓厚;结构有序完美,值得我们借鉴学习。好文!推荐共赏。谢谢赐稿“看点”【:花保】【江山部•精品推荐1801 00018】

1楼文友: 14:50:18 拜读老师又一力作,学习了,谢谢赐稿《看点》,《看点》因你更精彩。奉茶,远握,遥祝冬安。 狗不弃家贫子不嫌母丑

回复1楼文友:- 1 20:44:59 谢谢,祝好

2楼文友: 14:54:44 一海尉蓝老师好!拜读你的佳作受益匪浅。这篇小说对门神大公鸡的形神兼备的描述和刻写,令人钦佩!祝老师创作愉快,再续辉煌! 梦有几许,路有多长;平凡生活,精彩展示!

回复2楼文友:- 1 20:45: 2 谢谢,祝好。

楼文友: 15:15:54 这是一篇很接地气的好小说。作者采用多条线,将特殊年代的人和事多角度地展现出来,让人思索。人物刻画细腻,语言流畅,佳作,为老师点赞。 成绩属于过去,笔尖书写未来。

回复 楼文友:- 1 20:45:52 谢谢,祝好

4楼文友: 15:28:07 小说里的奶奶给读者印象深刻,使读者深入到了那个时代及看到了一位传统女性的坚强,还有王五的重情重义也使读者感动。有一段历史虽然远去,可在后人心中不忘,谨记!感谢老师带来精彩佳作,祝好!

回复4楼文友:- 1 20:46:05 谢谢,祝好

5楼文友: 16:21:42 小说通过一个小孩的视觉,叙述了那个黑白颠倒、是非不分的特殊年代发生的事情。爷爷的骨气和勇敢,奶奶的冷静、临危不惧和坚毅,王五的无赖、却心地善良和为知己者死,以及大公鸡 门神 救主的无畏精神,描写得淋漓尽致,活灵活现。细节描写非常生动,很接地气。语言风趣幽默,充满童趣,让人不免捧腹大笑,可笑过之后,心情非常沉重,甚至是心酸。好在奶奶还健在,手拿那把木制的青龙偃月刀,让人有了一丝欣慰。好文!点赞!

回复5楼文友:- 1 20:46:14 谢谢,祝好

6楼文友: 18:48:58 看到老乡的有一篇精彩佳作,很是高兴!希望在刊物投稿同时,别忘记精品群自己的社团。遥祝新年快乐!

回复6楼文友:- 1 20:46:24

7楼文友: 19: 2: 5 再次欣赏纯熟的语言,精巧的情节,鲜明的人物性格。

回复7楼文友:- 1 20:46: 4

8楼文友: 10:16:06 特殊的背景,鲜明的人物,打动心灵的主题,以 我 的眼睛看历史,线索清楚,结构完美,拜读了。

回复8楼文友:- 1 20:46:47 祝好,谢谢

9楼文友:- 0 05: 8:06 含泪读完老师佳作!平实的语言,平缓的叙述,看似云淡风清,实则暗流汹涌。人物刻画,个个鲜明,虽然许多细节。一笔带过,我们依旧看到了爷爷单刀赴会之壮烈,奶奶带着孩子逃亡路上之荒凉。小人物,有大义,本该被当英雄家属尊敬的奶奶,在那个错乱的年代,却再遭磨难。然而总要新桃换旧符,春将至,日将暖 字是纷飞雪,朵朵入梦来……

回复9楼文友:- 1 20:46:59 谢谢,祝好

10楼文友:- 0 15: :26 祝贺友友佳作获得精品,期待更多精彩纷呈。问好老师。 成绩属于过去,笔尖书写未来。

回复10楼文友:- 1 20:47:17 谢谢,祝好

月经不正常怎么回事

排卵期出血多少不一

经期延长怎么办吃什么好

公众号如何开微店
中年缺钙吃什么
青岛双鲸维生素D滴剂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