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季节素影散文

【晴光】

我是在某个早上与春天相逢的。这与那个叫立春的节气无关。我记得立春那天,并没有特别的感慨或者被触动。睡到近中午,然后爬起来劳累地渡过一个下午和半个晚上。假期的好处就是可以一直一直地睡下去,只要你能睡得着,坏处便是因为没有规律性,而使许多设想半途而废或者根本无法付诸实施。所以一个节气的力量太单薄,太弱小,不足以将假期庞大的懒惰战胜,甚至不能如期地被某种记忆所唤醒。在第二天才知道自己已经跨过了日历上标记的春天门槛,并站在春天的某一个瞬间。所有对昨天的记忆已经成为另一种姿势,而明天又即将成为另一场梦之后的疲惫。这时候我觉得人是很麻木的动物,他对身边的许多事情常常抱着忽略和简化的态度,如果自然有一颗斤斤计较的心,不知道它们会对人类的惩罚增加到多重,多难以承受。

我在某个早上与春天相逢了。这个早上,是在假期结束之后的某天,我匆忙地走出静寂无人的小区,周围的树木和景色并未发生多大的变化,有孩子在院子里玩,骑车的技术让我很羡慕,他们穿着春节的新衣,我只能路过他们的背影。在踏进了闹哄哄的马路的时候,听见身后的叫闹声,可想而知他们施展车技时的大意和自得带给了他们什么。我微笑着拐了弯,等了几秒钟红灯,然后走到桥上。只有在桥上我才能有一些空隙和心情去触摸空气中变化。事实上空气并无多少变化,只是温度上升了几度,再加上刚刚过完一个隆重的节日,而使人本身有了一些细微妙小的变化,这变化或许跟年龄无关,也跟温度无关,跟环境无关,但却让人感受到一种莫名其妙的轻松和新鲜。我的心底,竟然可以哼出一些欢快的曲调,来为此刻的自己装点一番。干涸的河床里现出微微的暗色,隐晦的潮湿正从那粘稠的颜色中氤氲而升,经过那些嶙峋的顽石,经过那些暗哑的枯草,经过厚厚的桥身,一点点地向我而来。我在某个缝隙里感觉自己被浸润透彻了,恰一株植物,从根须缓慢而循进地生出来,甚至那枯朽的颜色也在这场浸润中徐徐地更换着深浅。这样的经历是欣喜而令人安慰的。抬头,天竟然明亮到让人觉得世界在瞬间换了心情。我知道自己已经真正地在春天里了,但却忘了是从桥的哪一段启程赶往春天的。

这成为我近日来的一个遗憾,为自己没有很好地把握住时间给予的最好馈赠而感到遗憾。我在后来曾经多次回想在桥上的情形,想起遇见的一些认识和不认识的人。我还记得跟一位老人说了几句话,看着他歪斜地从我身边走过去。好象我还在桥上站了一小会,有几只麻雀在我对面叫着,我还奢望能看到它们从高高的电线上落下来。节日的彩灯还装饰在桥墩上,那些晚上看起来绚烂的灯光,在白天有些苍白。我的手,还在某个金属架上停留过短暂的时间。但所有发生的事件是在我进入春天还是即将进入春天时的呢?记忆并没有很准确地提供出它们存在的方位和时间,我觉得是春天的湿润和春天明亮的光线把我的记忆混淆了。我是个马虎的人,但不至于如此糊涂可以将事件发生的顺序颠倒。但的确分不清了。在桥上的这几分钟时间,我已经无法将所有发生的事件准确无误地描述出来,它们混杂在一起,一些人的脸,一些无关紧要的问候,灭掉的灯光,一群麻雀,和春天隐密的气息,一起被我的记忆收藏起来,乱哄哄的,却又异常明晰。它们存在并成为这个春天予我的初次印象,带着些忙乱,喧闹,湿润,清冷,猛烈地把我拽进春日的晴光里。

温度忽冷忽热,又是雪又是雨,这样的春天让人很怀疑它存在的真实性。但你很明白,春天已经来到了。晨光早早地把人唤醒过来,阳光不久便铺满窗台,母亲的君子兰开的灿烂,屋子里,因为有充足的春光,而乍然明亮,父亲哼着曲,在客厅里踱着方步。有雨雪的时候,天并不似冬天那么阴暗灰蒙,依旧是清亮的,空旷的,好似春天把整个世界都扩张了无限倍,天空和大地都被扩散到了另一个无法企及的高度和深度,兑让出许多的空间供所有生物的萌发和生长。北方的春天,多隐蔽,多僵硬,多粗糙,它不同于南方的春暖花开,青山绿水。它总是缓慢的,艰难的,甚至有些不情愿地被风吹打着来临。我想起一张脸,陌生的,苍老的脸。想起一道伤口,尚未真正愈合,但已经不再疼痛的伤口。我觉得这两样东西就是北方的春天,深刻的皱纹,堆聚的粗犷,残余的痛觉,还有一些跃跃的欲望。但春天的感觉总是要好过任何季节的。即便寒冷依旧,冷漠依旧,音讯稀疏,伤心尚在,但可拥有春天的萌动,有设想,能计划,可幻象,而不必马上付诸实施,是无烦恼之忧的好日子,便是狂风大作,春寒料峭,人心冷寂,也是该欢喜地享受。

所以,我依然在很深的夜里入睡,在很冷的风里穿行,做幽深的残梦,落寞如昔,却会沐浴在日日的晴光里,微笑,生活。觉得,人对于生命的热爱,该是无止境的。

【午后】

不过午间小睡,却被闷雷敲的七零八落。夏天就是如此吧,突然的雨落,突然的雷声,突然太阳乍现,这一切都不过在把夏天极致的热烈表现出来而已。也没有多少惊奇和欣喜了。人活到一定的年龄,多会麻木的。

楼道里,不知道是谁喝高了,咋呼呼地吆喝,谁又低低地劝慰,其实,在滚滚来去的雷声中,人再怎么呼喊,都是轻微而渺然的。反正是乱哄哄的一片世界。又咳嗽起来,一阵赶了一阵的急,喝了口热水,听见雨敲打着地面“嘣嘣”的声音。

一直在咳嗽,没有梦,只有浅浅的梦痕,一道道地将零落的日子分割开来,又牵强地连接在一处。无梦的时候,便回头,或者站在此刻了望以后,早年间那些轻狂岁月和以后那些苍老岁月很轻易地便粘在一处了,没有稚嫩和成熟,也没有青春和耄耋,时光和时光之间,也没有了明晰的界限,如此最后,便也分不清哪个是真实的自己,其实都是自己,却又都不是自己,活在当下的才是自己吧,一个在夏天的雨里,咳嗽的自己。

复又半卧起来看书,闲闲地翻,渐渐入境,随了平凹先生的笔入了西路上的景致,都是好景致啊,虽然是戈壁连着戈壁,丝路上的美却是别处无法比拟的,到他笔下乍现一大片蓝色的蒿子梅,在微风中轻盈如蝶,眼前便飘然舞动起那些蓝色的蝶状小花来,香是淡香,情却渐浓,想来在西部荒原之上,那一片香是如何令人迷醉而心碎啊。先生在西路上,寻的不止古人遗迹,也不止风物幻景,还是循着一份若有似无的爱情,若那些蓝色之蝶,明明嗅得着,看的到,却无法将它握在手心里,温温自己的急迫之心。

感情之事历来都是困扰人心的,在爱情中的人,便没有贵贱尊卑,大家突然都成了乞讨之人,乞一份答复或者乞一点回应,哪怕是一句闲淡的话,一次散乱的回眸,都让爱着的人,徒生出无限希望和热爱来。

想起不久的夜里,做梦梦到的那回场景,握着手的人,耳畔低低的话语,世界在瞬息间被拉开来去,相爱的人,便有了足够的空间去维护这份深爱了,远离了世俗纷争,爱,便可纯正,可长久,可明朗。但这不过梦罢,做做尚可,与真实岂止十万八千里之差。《南柯记》里淳于棼的梦可谓瑰丽之极,仕途坦荡,婚姻得意,享尽荣华,梦醒,却依旧布衣书生,穷困撩倒,不过他从一梦便可知人生,悟生死,确是让人敬佩。又找借口为自己开脱,本常人,又不值得入书入传,所以也大不必因梦而心生自责,遗憾倒是真的,若无遗憾,也没有梦中的景象了,那景象,我也权当是真真的应过吧。

窗外的雨一阵赶着一阵,雷声倒远了,一阵淡似一阵,天却暗下来,书上的字,沉沉地入了暗处,复又咳嗽。便屏了息静听那些雨滴。疏疏密密,缓缓急急,在窗外无章法地敲打,思绪便又开始飞。余光中先生笔下那场冷雨是在春天,与我的景虽隔了季,但总是相连的,他听春天,听那些凄凉、凄楚、凄清,听出一滴湿淋淋的灵魂,我在夏天,这雨,总是从他的春天过渡来的,雨敲过梧桐,打过荷叶,湿湿的流光,从几十年前的春天那些鳞鳞千瓣的瓦上,由远而近,轻轻重重地淌过来,依旧前尘隔海,古屋不再,倒是把个明晃晃的晌午,淌成了一个睡意朦胧的黄昏。

如此胡思乱想,倒又困倦起来,时钟已过十四点,午正浓着,雨正浓着,倦意也浓起来,想这一次总是要入梦的,有梦的睡眠,总归是有意义的,便平心静气地待着。

这是七月十一号的午后,小暑日子,朦胧中想起一句话:小暑,知了,风轻,汗如雨。

【寂静】

寂静这个词,该与欢喜一起出现在这篇字的首行。我得任性地将它们排列在一起,不然,我将无表达出出我盘根错结的情绪。

当秋意越来越浓越稠的时候,突然发觉这个秋天是如此的温暖可意。每个中午,都会坐在阳光下看一会书,阳光隔着玻璃探进它的手,柔软无骨而温暖热切的手,抚摸过我身边的书本,抚摸过我身下的软塌,然后抚摸莫莫柔顺的毛发,最后停在我的身上,在这些源源不断的温暖中,我体会到了生命的美好,体会到寂静之中的欢喜,萌生出对生活的无限热爱之心。这些温暖的中午,我一直在看一本小书,一个女人优雅而精美的字句,我常被这些字句打动,有些时候,会有浅浅的泪花涌出来,我微笑着合上书本,在阳光中闭上眼睛。这是多么寂静的一段时光啊。窗外好阳光无声的散开,微微的表情,若一个好性情的女子,胸中全是和煦而绵密的爱。窗内,一本摊在膝上的书,一条打盹的小狗,一个看书的人,甚至没有一首音乐在午后适时地响起。我很怕音乐中的某个音节敲乱了这秋日的寂静,怕我在音乐中难以把持。安静,就是这些秋天中午的主题。想幻化成秋日高空中的一缕云,条状或者絮状都无所谓,只要在飘,东南西北也无所谓。事实上,多半在闭上眼的那一刻,在阳光柔软的光线里,就有了一种飘的感觉,除了肉身沉重,那一缕不是在飘浮中行进呢?心思,情绪,感觉,甚至,一些渴望,都与秋日飘云比肩而飞。这是一种难以言说的喜悦,一种对生命无限留恋和无限惦念的欢喜。虽然,有细微不易察觉的忧伤适时地挤进来过,但在强大的欢喜面前,它又如何地耀武扬威?

许多颤抖的画面无声而热闹地徐徐展开:微风中的花朵,不断飘下来的落叶,谁的脚步划过叶子铺满的人行道,远处山坡上一片又一片的红枫,枫下拍照采标本的恋人们,空旷的田野,残留下来的偷笑的小豆子们,悠闲的牲畜,搁置了的农具……突然世界安静的只有视觉,其他都不再有存在的必要。所有的这些,都在阳光中无声无息地浮动起来,它们都是欢喜而寂静的,暗合了这个季节中的沉郁和轻飘。

院子里也突然安静下来,小孩子脚下的旱冰鞋不再不停地敲打秋天的道路,汽车们也不再发出刺耳的声响,甚至那些跳舞的老太太们,在某个早晨和夜晚突然停止了她们的活动,从早晨开始,寂静经过正午,一直延续到有些寒意的夜晚,太阳徐缓地升起,落下,植物们由绿变黄,又由黄变红,一天天暗暗地更替着。我突然对这个秋天生出万分的留恋。要是没有风雨冰雪,世界只如此,该是如何惬意幸福呢。

中午给儿子送饭,远隔十里。但气候适中,有风有景,又可团聚,心情颇佳,一路好走。见儿子那一刻,突然想到一词,诚惶诚恐。这也是学校这种特定的环境于我的这种感觉,我轻易地感到作为一个家长的无奈和期待,此前这是从未有过的,而此刻这个词,让我看到自己的可笑和卑微,盲目和忧心。出门的时候,碰到一个孩子在吃饭,地下铺了报纸,母亲一看就是村里来的,衣服大红大绿,尚有新鲜的折痕,想来也是新衣,做家长的,都不愿因自己而使孩子们生出自卑心理。儿子捧了饭盒吃的满头大汗,母亲不时用手替他擦汗。他们身后,是明晃晃的不锈钢栅栏,身旁,是众多的小汽车,有保安走来走去,他们只是很认真地吃饭,不说一句多余的话。突然有泪涌出来。这是一幅画,一幅秋天里最寂静的画。它让所有的风景和人物都一一退去,只剩下世间最纯粹,最诚挚的母子之爱。

有期待,有担忧,有负累,有忐忑,只密密地炒进那些精心制作的饭菜中吧,这是个寂静的季节,许多话不能明言。我们都需要用最保守最原始的沉默来表达自己的愿望。把一些隐密攥在手心,让它们暗自妖娆,或者自生自灭,我们本身,无能为力。我在这里敲打这些字的时候,觉得这些字是如此苍白而无助,它并不能准确无误地表达出我要想表达的话语和心情。我或许也该永久地沉默下去,一直到这个季节从容地结束?或者来年的相似的季节?再来年相似的季节?

我依旧会在午后捧起那本薄薄的诗集,如果我说我不再等待,那将怎样?所有的所有无法改变,你不等待,是因为,你已经在昨天死去。我在这本诗集中,看到一张前段时间打印下来的词句:“你见,或者不见我,我都在那里,不悲不喜;你念,或者不念我,情就在那里,不来不去;你爱,或者不爱我,爱就那里,不增不减;你跟,或者不跟我,我的手就在你的手里,不舍不弃。来我的怀里,或者让我住进你的心里,默然相爱,寂静欢喜。”我微笑着一遍又一遍读着它,是,许多事情,需要一个圆满的结果,人也罢,事件也罢。我希望,所有的所有,不过一些无聊的过程,必须,但不得久长,它们要像忧伤一样难以察觉,要像流水一样不易牢记,我们只要,默默相爱,寂静欢喜。

共 5044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光影重重,素影纤纤,文字如同一朵洁净的花儿,摇曳在季节的每个场景里。遥隔千里之外的数个不同的影像,竟然会在某一个时刻叠映在一起。从一种聚光到另一种聚光,总是显映出素年锦时那无尽的欢喜与感伤、清醒与迷惘。一篇文字中,三种不同的生活状态,三种不同的心境,因而产生了三种不同的人生感悟。【晴光】在春天的晨间显现,作者悟出了对生命的热爱,应该是永无止境的。【午后】有着慵懒的气息,卧在床前,静听雨声,感受一种别样的心绪。【寂静】描写在秋日的阳光下看书时所拥有的温暖与欢喜。散文别具风情,在看似轻描淡写中,抒怀心灵的渴求。文字清丽,语言纯熟。美文,倾情推荐!【:纷飞的雪】 【江山部·精品推荐1 】

1楼文友:201 - 21:05:27 只有令人回味咀嚼的文章,才会令人在咀嚼回味中仰慕感叹。 只是女子,侍奉文字。

2楼文友:201 - 21:06:48 问候指尖老师,感谢文字中美丽的相遇。顺祝夏安。 只是女子,侍奉文字。

楼文友:201 - 12:15:45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 逝水流年 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您赐稿流年,祝创作愉快! 只是女子,侍奉文字。

灯盏花龙头企业怎么样

灯盏花领军企业怎么样

灯盏花制剂有哪些

儿童低烧怎么处理
妇科引起的尿频怎么治疗
中风前兆的症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