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世缱绻余生不换

宿世缱绻,余生不换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轻柔地反复吟哦。

一袭白衣,长发飘飘,纤手轻持玉笛。笛声、泣声,氤氲在摇曳的蒹葭中。丛生的蒹葭,如雾迷幻的思念,溯游而上的你,可知我在浅处翘盼?默默地思,痴痴地愿

是谁说?你如璀璨夺目的流星,划破我夜空的寂静。不期而遇,你我却都是只愿安处流年的过客,也许,无力承载所言莫名。

那一夜,静夜流深,灯火阑珊。此处,云雾缭绕了星空,圆润的月儿,乍隐乍现无意的风飘游入我窗,拂起我缕缕青丝,拨动彼此沉吟的心弦。碎碎念,夜夜伴,淡淡缘。

风,你在何处?

万物沉默了,你我无言了。无涯的时空,交互错杂,触摸不及,却又时刻相伴。经卷是知音,你是佳人,笔尖的舞动是我唯一的光阴。我多想成为你书页中的一首诗,泼墨的馨香,缠绕你心。

或许,用力雕刻,便能永驻心间,于是鲜红的液体滑过肌肤,我只当作是真诚的吐露,是你无法预见的赤诚之心。终于,轻轻浅浅的疤痕愈合,我闪耀在朝阳,欣然观摩着浑然天成的艺术品。我终于笑了

你与我诉说你的青梅,两小无猜,青葱年华。记忆像是说书的人,一别经年的时光,涌动在你心潮同牵手。同嬉戏。同哭闹。炽热的艳羡目光,是你的意想不到。会有那么一天命运是个调皮的小孩,诺言依旧灼灼绽放,心却凋零了一地的惆怅。

你不言语,你不挽留,你会流泪吗?你会哭,不会流泪。望不见彼此憔悴抑或悦然的面容,恰如彼岸花一般。有花不见叶,有叶不见花,生生两相错。细闻那瓣瓣无声的缱绻,温柔的呢喃。此岸,是离境生灭;彼岸,是无念执着。

你是沉默的湖水,我撩动一瓢碧波。这似乎是戏谑,又是珍贵地挥霍。我畅游在淡紫编织的梦中,不愿醒来。紫色的天空,紫色的翱翔,紫色的花木,紫色的万物你轻点我眉间,梦终醒来。

冗长的信笺,言不尽生生世世缠绵纠葛的痴念,一语不见,斩不断未了的情缘。你始终是不明花谢花飞花满天,红香消断有谁怜

宿世缱绻余生不换

?我并非多情的黛玉,不过是你点洒花前的一滴垂露。我祈求佛让我常伴你左右。

于是,阴郁的天气,我总在你额前;你在世间流离,我随你飘泊无定,终于,你尘埃落定,化为磬石。你的眸子,能否望见?我张开蓬盖,生怕暴雨于你摧残。年年岁岁,岁岁年年。

佛点化我成人,你形如风,我原以为前世缘已尽

踟躇千年的誓言姑娘,让你久等了。(短文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