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出版社沦为出版工具

改制后,广西师范大学加大对教育出版的投入力度,推出的“助学工具书大全系列”,赢得学者和读者的交口赞誉并形成品牌。

按教育部和出版总署原定计划,2009年12月除有特殊原因的大学出版社外,应该全部完成转制任务。步入2010年,绝大多数的出版社完成了转企改制的工作,那么大学出版社在改制后的角色是否有所转变呢?如今他们所面临的出版市场又是怎样的?

缺乏政策扶植

大学出版社陷入困境

如今的出版市场可谓风生水起,转企改制后得到更多活力的各大出版集团,在推出各自出版战略计划的同时也在大肆掠夺着国内各个省市的出版资源。然而在其他出版集团如火如荼地扩张时,在2009年底完成转企改制的大学出版社却在整个出版市场看不到一丝波澜。

“大学出版社如今的生存状况并不好,由于缺乏政策的扶持,很多大学出版社在转企改制后就面临了断粮的风险。”北京某大学出版社社长无奈地说,“国内70%左右的大学社,本身规模小、资产积累少,所在区域也不强势,尤其是特色不明显、没有品牌、同质化现象严重,没有市场竞争的实力。很多小型的大学出版社企业化程度很低,第二批、第三批转制大学社的免税问题还没有解决,而向所属高校上交的税赋还在继续,各方面的负担,注定这一批大学社今后的发展十分困难。而更可怕的是,国内现在一些大的出版集团正在通过兼并重组,逐渐形成了出版市场格局。我们就如同案板上待宰的羔羊,随时随地就要被这些出版集团淘汰出市场”。

“与地方出版社不同,大学出版社虽然也接受出版部门的统管,但直接领导为高校,与教育部还有隶属关系,还有待于从上至下的观念变革和体制机制变革。现在看起来,最有利于实现横向、纵向兼并重组的是地方或是部委下的出版社,而对于绝大多数的大学而言,都把出版社看做自己名下的资产,纵使经营困难,也不能被别人拿走。同时,作为大学教学科研宣传的窗口,大学校长也是非常不情愿大学社分离出去,他们并不希望出版社去走一条所谓‘产业’的道路,而是在意出版社的服务功能。”一位知情人透露,“改制后,出版总署是想把所有的出版社推动成为市场主体,大学出版社不惧怕竞争,但是市场主体的生存环境需要公平、开放的市场竞争环境。现在很多省级出版集团,要求下辖的省域发行集团消化本省图书的比例占了60%-80%”。

难兼并难发展

沦为“出版工具”

要实现规模经济,则整合重组是最快的途径。“尽管一些有实力的大学社早已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但在这场国家推动的造出版大船、产业的并购参股、出版企业上市的出版改革征程中,大学出版社似已失去了先机。”北京大学医学出版社陆银道社长谈到兼并重组时,难以掩饰自己的情绪,颇为激动地说。“东北某大学出版社已经亏损两年,工资都发不出来,我曾和北京大学出版社社长王明舟一块去谈注资控股问题,方案都已经做了出来,但因为该校党委不同意,只得作罢。而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早就开始了外延扩张之途,但是在尝试整合重组其他大学社时,未能成功。”陆银道表示,在兼并重组的过程中,一旦涉及资产问题,学校与学校之间的矛盾就出现了。“上边没有明确的说法,靠底下进行摸索,兼并重组其他大学出版社很难。” [NextPage]

“现在我们出版社基本已经沦为了民营出版工作室的‘出版工具’。”一位陕西某大学出版社的员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虽然大学社已经完成改制,但是现在这种改制原则上没有太多根本性的改变,体制、管理机制、运行机制也基本没有变。“国家、地方要求出版社每年要推出新的图书,但对于我们而言,很难开发出除教材外更多的选题,因此我们只有去‘求’民营出版工作室能把其策划的图书拿到我们这里出版,即便分成比例一低再低,为了生存我们都会去接。”

牵手民营出版

打造专注学术“航母”

尽管绝大多数大学社如今面临着发展困境,但也有一些走在出版市场前面的大学出版社。如今,广西师范大学创建了电子音像出版社,扩大了大学书店,并出资控股、参股了金山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广州今日文化广告公司等,发展成为集图书出版、期刊出版、电子音像产品出版、书刊印刷、络出版、书刊批发零售、教育培训、设计制作、广告会展在内的多元产业,打造了适合于自身发展的一条产业链。转企改制为广西师大出版社带来新的盈利模式,而现在广西师大出版社筹备了亿元资金注入电视媒体以及教育培训行业。

“广西师范大学选择的是内涵发展之途,但内涵式发展在一定条件下也可变为对外扩张,其出版社的‘贝贝特模式’,走的就是典型的‘内涵加外延’模式。譬如,该社总编助理携一些骨干到北京和国内其他省市同民营出版家设立办事处,一旦图书规模上来,销售渠道稳定,就及时裂变为贝贝特文化传播有限公司。”陆银道表示,广西师范大学出版集团为国内各大学出版社提供了一个良好的参照。

“大学社是以学术出版为特征的,而且大学出版社往往有自己的销售渠道,相当一部分学术著作是依靠分布在高校区域的书店来实现销售的,这个平台如果建立得更合理,内部有更多的组织关系来协调,对学术著作的流通会起到更大的作用。”众多出版专家建言,“大学出版社既然已经丧失了畅销书市场,但对学术图书而言,大学出版社无疑比其他出版集团更有优势。因此,为何不让大学出版社在政府的扶植下更多地关注学术研究,并依托学术出版在国内出版市场寻求自己的一席之地”?

(实习:郭婧涵)

肠易激综合征如何治疗好

肠易激综合征有何症状

肠易激综合征怎么改善

小孩补钙什么牌子好
青少年长高吃什么钙片最好
小儿积食什么原因